圈名贪凉。久违了诸位!

´_>`

手上坑一堆,没忍住又开了新坑。
跟小伙伴联文玩的正愉快,一时没有填坑的欲望。
闲的长草,脑子里坑坑洼洼,不想平。
已经从越忙越来灵感发展到管他忙不忙脑洞都关不上。
大抵是鸡肋分数和现实让我超脱了…
说吧,希望我先写哪个,魔道宠物店还是冷暖相知?
@烨虞Dice  @杝昱  @幽暗密林的星光
我觉得我奋斗奋斗也能日更呀XD【快闭嘴吧】

大概是疯了。

晚上整理手机相册后的产物。

我他妈是疯了才听着无归对着洋洋复健。

曾经存过的一张图的扩写。复健文笔不好吃。

写完了心更塞。

——————————

灰色浓雾结成迷障,又瞬被定格,化作纷乱齑粉崩解。

纷纷扬扬的…倒也是像在下雪了。

到处都是旧得褪了色蒙了尘的纸灯笼,和风一吹便吱呀掉屑的亭台楼榭。恍惚能听到幻象一样的熙攘喧闹的人声,灯笼里的烛火还在欢雀跃动,连成一片的温柔的红色灯海绸子一样轻轻拥住祥和的城。

城里也下了雪。是瑞雪啊,一点也不冷。倒是不知天上哪位巧手能人用这些白色的小东西塑造成这么些精巧的小小工艺品,毫不在意的尽数送予地上欢庆的生灵,洒脱又肆意,装点这自人间连绵至天阙的...

有病不想治

拖延症不用说。每次喊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平坑”然后跟手机一起躺尸。
最大的麻烦是社恐。
QQ什么群都不敢加,加进去也是躺尸,记得最糟糕的一次是想锻炼(?)挑战自我,加了个语c群,平常就一直在默默窥屏,到月戏不得不冒泡,结果手抖到跟癫痫似的,心跳上破一百二,抖着按下发送立马就扣了手机,额头后背都是冷汗。然后整整两天没上群。真的,绝不夸张。
而且,加了群,又是话废,又不敢退群,只能躺尸。
现在不经常用这些聊天社交软件,除了跟自己关系特别近的才能聊上几句。
高一加入学校社团,高三他们都混熟了,我依然是个陌生人。完全就是因为根本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
而且作为一个话废,别人聊的开开心心,我就是个冷场王,...

【祝赤】冷暖相知(一)

嗯…一发旧文以示幸存?
然而这也是个坑´_>`
不管反正咱有的是时间磨叽完这篇。

——————————

二设极多,背景设定在椿去了人间湫进了如升楼几百几千年之后,海底世界(?)又遭了一次大灾,是鼠婆走了之后无人压制的恶人灵魂凝结成的浊气震荡了整个世界,赤松子的魂魄被打散【剧情需要】,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剧情么,大概就是祝融到人间找松子的故事。

cp:主——祝融x赤松子 副——鹿神x湫(看完《再无夫渚再无湫》之后深深地萌上了这对儿(´▽`)ノ♪哦夫渚就是鹿神。

EQ负的我尽量发糖。

——————————

赤松子是被猛烈击打在窗玻璃上的雨水惊醒的。...

【魔道宠物店】

不喜欢薛洋的小伙伴慎重戳进。毕竟这篇基本上是垃圾洋中心。
店主不厨薛晓晓薛。厨双道长的小伙伴让我们一起愉悦的玩耍ヾ(•ω•`。)
厨垃圾洋的小伙伴,来店主的卧房促膝长♂谈呀【娇羞脸】

——————————

我是在去年三月初撿到的這隻深灰色的挪威森林貓。
當時他還是隻小貓,趴在店旁邊的小巷陰影裡,瘦骨嶙峋,毛髮髒亂,但有一雙翻滾著湛藍海濤的眼睛。
第一眼我就愛上了他。
他發現了我,警惕的瞪著我,同時小爪子把什麼東西往懷裡扒了扒。
我努力的表達著我的無害與善意,但可能是他以前受過什麼深重的傷害吧——他只是戒備著我,渾身緊張,毛髮微微蓬起。
我挫敗的抿了抿嘴,把手裡面的小魚幹緩緩的輕放到地上,慢慢的後退離開。...

【魔道宠物店】2

繁体字会一直持续到3。对不住了各位,再坚持坚持。
哦这篇大概是餵養日常。

——————————

兔子的銷路真的挺順暢的。

於是我又去購進了幾隻,這次乾脆把公的母的都放在一起了。

反正就算抱小的我最近的收入完全能養得起啊!有錢,任性!

結果我發現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現象。

白兔子把湊到灰兔子身邊的母兔子都扒拉開了。

成天看他們在一起黏黏膩膩的,我已經見怪不怪了。至於這個現象…好吧,習慣了之後,還是蠻帶感的。

瞧瞧,才這麼大點就有獨佔慾了!

…好吧,我是被戳萌點了。就算兩隻都是公的又怎麼了,物種都不是問題,何況是性別呢!

…突然就不想把他們賣出去了。

我乾脆給他們倆騰出一個...

【魔道宠物店】1

发一篇试试水。繁体是因为当初码字的时候输入法出了问题。

————————————

最近女孩子里不知怎的掀起了養兔子的熱潮,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怎麼能放過呢?於是我今天下午就去進了一窩小兔子。
然而。
我確定,以及肯定,我的的確確是把它們按照公母分開了(因為我暫時還沒有讓它們抱窩的打算——萬一銷路不暢,我反倒還得養更多的兔子,這樣會虧本的)。
但是。
但是!
那四隻性別公的兔子裡面,竟然有一白一灰兩隻時不時地就會疊在一起疑似嘿咻嘿咻的動來動去!而且!那隻灰毛的在被那隻白毛的疑似嘿咻嘿咻的時候,會向後垂下耳朵瞇起眼睛,像是…很舒服愜意的樣子。
我聽到我三觀崩塌的聲音。
天哪。
天哪。
天哪。
再多的天哪也表達不出我...

1

接下来讲一个税务官的故事。

哦别这样看我。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他。

那又怎样?讲故事的是我。

我喜欢这个人设就行了。

2

回归正题。

这个税务官的名字叫做Demian。

哎别走啊。

起码听我再说几句呗。

3

不听啊。

好吧。

4【以下第三人称】

Demian的出生称得上是一个错误。

从小到大家里几乎没人待见他。

就连名字里都被“寄托”了满满的恶意。

“demi-”,部分,低级的意思。

5

好在家境不错。

就算一直被放养着,生活像街头乞儿般随意,地位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不过也就那么一点点。

每天有人定点送份比平民百姓好不少的饭而已。

6

在这...

国王与诗人

给小伙伴的生贺。
因为写的很仓促所以逻辑死。
以及,负EQ写什么感情戏!

==========

1

玛丽永远无法忘记她见到他的那一刻。

一个极其平常的早晨,那个高高俊俊的男孩带着墨镜,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班门口。他款步走进,一举一动极尽优雅与高傲,仿佛他买下了这个学校一般。

女孩子们开始小声地叽叽喳喳,男孩子们的眼神里除了这个年龄段压抑不住的好奇以外,还有这个年龄段明晃晃的排外敌意。没过多久,“这个男孩儿来自纽约城”的传言就传遍了全班。

由于一些原因,男孩儿挑选座位的时候坐在了玛丽的旁边。这让她非常开心,洋洋自得——因为整个教室里的空座位并不少。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因为她的“个人魅力...

别拦我。

我要炸了。

Boom。

明天码完给骰子的生贺我就去撸双道长的梗!【豪情万丈】

然而。

并不知道要写什么呢_(•̀ω•́ 」∠)_

1 / 2

© yN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