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医学狗。

更新之后主页头像刚好把背景那个“如”字给挡掉了。
这……

安详入坑OVERLORD,并计划买书。
(下略土拨鼠尖叫。)

兄弟们!!!
我有手柄了!!!
台快落辽!!!

一口尝出鱼的三生三世???

因剪辑而头秃中。

在lof和微博之间摇摆不定,并且…老坑不太想填。另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是,因为学业繁忙很久不写东西了,笔力不济,写什么崩什么,自己都看不下去。
翻了翻之前写的东西,都些什么垃圾。删了一批,之后有改都改不动的还会继续删。

染卡顺手写个字。
墨是败家实验室的药水,用的颜色都写在卡上了。
献丑了。

突然找回了遗忘已久的lof密码并诈个尸。
然,不想更新。
安详地躺在苍丐的坑底。
(魍魉心魄是什么不记得了啊哈哈)

没毛病。

*屠龙中心,cp向屠倚。

*很多零散脑洞的合集。

*笔下屠龙桀骜不足颓废有余。

·原paro/屠龙个人

横斩快哉,纵劈浩然,心下仍痛哉。

似屠龙这般豪强,也有不洒脱之处。

坛酒一醉人生浮白,不过消解片刻忧愁。

宝刀在手又如何?武功盖世又如何?号令天下又如何?此生终非我有。

仿佛走进了死胡同,心境再不能寸进。若不能进境,迟早会被历史尘埃吞没掩埋。

若不能进境,怕是倚天也再不会瞧自己一眼。

越想越烦躁,屠龙抛开手中宝刀,单手拎起酒坛,拍开泥封不管不顾的往嘴里倒。

来不及吞咽,酒液四溅甚至呛进了气管,他狼狈的呛咳着,却仍是止不住这发泄一般的行为。

末了掷开酒坛,...

1 / 2

© yNNNN | Powered by LOFTER